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击战 >

老兵忆中印自卫反击战:亲眼目睹长官遭射杀 军马成战友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反击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核心提示: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响。战前,中共对西藏前线指挥部下达命令,战则必胜。随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国军队在自卫反击中不再受麦克马洪线的约束。声明发出的同时,中国军队以三个团

  核心提示: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响。战前,中共对西藏前线指挥部下达命令,战则必胜。随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国军队在自卫反击中不再受麦克马洪线的约束。声明发出的同时,中国军队以三个团的兵力,从扯冬地区越过了麦克马洪线转向东南,逼近印军占领的中国西藏边境重镇达旺。

  1962吗10月,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响。战前,中共对西藏前线指挥部下达命令:战则必胜。大量的战备物资被紧急运往前线,仅炮弹一项就被要求保证每门炮四十分钟最大射速的用弹量。随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国军队在自卫反击中不再受麦克马洪线的约束。声明发出的同时,中国军队以三个团的兵力,从扯冬地区越过了麦克马洪线转向东南,逼近印军占领的中国西藏边境重镇达旺。

  解说:10月22日,在措那集结待命的33团主力从克节朗侧后直扑达旺,傍晚时分向西山口发起攻击。

  孙瑞峰(对印作战老兵):五点多钟时间往山下冲,冲到可能有一个小时吧,这结果到了原始森林里边了,结果没路了。

  解说:黑暗的原始森林里,33团的战士们寻不到方向,他们只能沿着异常陡峭的山涧锯齿路在黑夜中摸索着下山。

  孙瑞峰:那达旺河水就是指挥,听见河水声音就往河水里边奔就完了,这部分就开始沿着这个山往下跳,像滚土豆子一样下去了。摔了一晚上,到天快亮了,这人也都冲到达旺河边了。你看我,我看你,衣服挂得棉袄都没面子了,这个脸啊,头啊,反正摔得鼻青脸肿,有的掉了胳臂,有的一拐一拐,全像那个伤兵一样。再一看那个河水,像瀑布一样,没有桥根本过不去。

  边志杰(对印作战老兵):河不太宽,但那个河里边都是石头,水的落差太大,流得太急,有个独行桥,人家给炸了。

  解说:尝试了各种方法渡河都没有成功,团长田启元只得命令部队原路返回,就在孙瑞峰和战友们陆续回到营地时,他们并不知道,在前一天夜里,一起下山的战友中,8连副排长王志英一脚踩空,滚下悬崖昏了过去。第二天天亮,醒来后的王志英发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一片荒草中。

  王志英(对印作战老兵):我就当时觉得怎么能在这地方,慢慢的,但是确实记忆没有失去,我能回忆起来,我就能想起来。

  解说:恢复了意识,王志英挣扎着爬上陡峭的悬崖,然后,他仔细辨认着地上留下的痕迹,想要原路返回寻找部队。

  王志英:那时候我想着反正能找到部队,那找不到部队我也得探一条路,反正走到哪儿,死在哪儿都行,但起码得要去赶部队。在幽暗的森林里走了整整两天,王志英饥肠辘辘,精疲力尽,看着没有尽头的森林,他忽然感到有些绝望。然而,就在此刻,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王志英:叫我名字,喊王志英,王志英,他们在喊我,我都听到声了,但我已经喊不出来了。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王志英又惊又喜,他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拖着沉重的步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艰难地挪动着,渐渐地,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老连长刘世德和几名战友。

  王志英:快到他跟前,我真的我泪都流出来了,我就扑到他怀里以后,几个人就把我扶住了。

  解说:由于河水太急,33团最终放弃了强渡达旺河的计划,在这次行动中,王志英侥幸生还,但袁振杰的同乡战友王鹏辉却再也没有回来。

  解说: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作战前,袁振杰和好友张维浩、王鹏辉合照了一张照片,这是他们三个人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影。强渡达旺河受阻后,33团的士兵们陆续回到营地,此时,袁振杰却没有见到同乡王鹏辉的身影,焦急万分的他沿着山路开始寻找,几个小时后,袁振杰在悬崖下的一处水渠里发现已经断了气的王鹏辉。

  袁振杰:这个地方看起来好像是路,实际那个草啊,一伸都,下面是空的,起码一二十层子高,上面是齐的,到这个地方还有点坡儿,他咚可能掉在这下边又下去了,下去了以后被水冲到那个渠,就窝在渠里头。要拉的时候,这个敌人机枪,炮弹过来,底下有个大石头,我靠在那儿等着,等了一会儿,我就把他往外拉,弄不好的话,敌人又开始了,开始就爬回来,又在那等着。

  解说:袁振杰试图将王鹏辉背回营地,却发现黑夜中他根本找不到攀上悬崖的路,于是,袁振杰坐在王鹏辉身边等待天亮,看着早已冰冷的战友,袁振杰心中不禁泛起一阵酸楚。

  袁振杰:我们三个还坐在一块儿开玩笑,我说是我这危险,我这当炮兵的,闹得不好敌人拿炮击我呢。张维浩说,哎,你们没事,我是步兵,我弄不好我完了。王鹏辉说,也可能我在你前边呢,我这离敌人可近呀。死了以后,想办法收尸就行了。

  解说:袁振杰没有想到,三人间的无心玩笑竟然变成了现实,几天后,王鹏辉在克节朗第一场战役中就坠崖身亡,袁振杰履行了当初的承诺,为兄弟送行。

  袁振杰:我记得我有一个黄毯子,铺的那个黄毯,我把我的黄毯拿出来,把他跟这样卷卷,卷了以后,还是交给我一个老乡了。

  解说:以救护人员身份参战的学生兵史悠俊,也亲眼目睹了克节朗战役的惨烈,18岁的史悠俊随所在部队藏字419部队154团9连,从山顶顺势冲下,对印军发起攻击,刚到山下,各种枪炮声早已响成一团,史悠俊被指导员紧紧摁在地上,按照战前布置,此时的中方炮兵已经完成了一轮炮火射击,步兵正依次冲向战场。

  史悠俊:先用炮轰,轰完了以后,一吹冲锋号,哗冲下去了,兵下去了,然后就开始解决具体的,那就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一个打一个。

  解说:一波波的中方士兵向印军阵地冲锋而去,但此时的战场中方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第一轮的炮击过后,印军的地面防御受损严重,但是地堡依然安然无恙,想要突破印军阵地,154团的战士们必须先突破地堡封锁线。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jizhan/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