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后坐 >

男子坐冤狱后职业反腐 家乡官场群发短信防范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反后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广东东源县甚至河源市,刘尧是当地官场无可争议的重量级“危险人物”。在短短一个月间,他已让3个官员处境尴尬:一是原东源法院院长徐周定安排自己“傻”儿子进法院吃财政工资,二是举报蓝口镇党委副书记张冬华冒名做官,三是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防记者和刘尧作为一名从东源县农村走出去的前律师,刘尧为什么总要和家乡的官场“过不去”?他是如何从律师一步步走向“职业反腐举报人”的?昨天,郑州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刘尧。

  郑州晚报:有人在网上发帖进行攻击,说你初中毕业,以律师名义诈骗农村群众,你对这事儿怎么看?

  刘尧:(非常气愤)这是被我举报过的人,或者那个群体对我的诬陷,我已经报案了,网站也对这种帖子作了删除处理。

  刘尧:对,我老家就是东源县的,家住东源县蓝口镇派头村白泥塘村民组。我是1962年出生的人,在家乡上到高中就辍学了,然后依靠自学法律知识,在1992年通过律师执业资格考试,1993年获得律师执业资格证书。

  刘尧:当然是从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证那一天!其实,从1990年到1993年,我都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在那里,我学到了一名执业律师的基本素质和过硬的法律知识。可以说,我在深圳当律师的十几年间,业务能力是数得着的,称得上是知名律师。

  郑州晚报:你在深圳律师当得好好的,为什么最后走上了职业反腐举报的道路呢?

  刘尧:这事说来就有些话长了。(顿了顿)你知道,我老家是河源市东源县蓝口镇的,与我老家相邻的一个村子里,200亩地被一个亿万富翁的公司霸占了,这个亿万富翁总共占用了2000多亩地来建设水电站。农民都是靠地吃饭,地被占了怎么活呢?于是就到深圳找我,让我帮他们维权。我介入后,发现这个亿万富翁已和当地官员及政府部门利益绑在一起,根本告不动。群众反映土地被非法霸占,国土局的人包庇不查,公安还为非法占地企业保驾护航。

  刘尧:对。在告状无人理睬的情况下,我带着村民去阻止这个亿万富翁的犯罪行为,阻止他的企业占用200亩耕地的非法施工。当时,我把他们正在施工的一些钢筋拉散了,目的是不让非法施工,可公安人员却以故意损害财物为由,把我给抓了。

  刘尧:还能怎么办?公司有钱,公安有权,他们就炮制假证据和假鉴定书,把我拘留逮捕。2007年12月19日,我被拘留,一个月后被批捕,让法院对我一个律师判刑。这件事当时反响很大,全国各地律师对我的遭遇进行呼吁,并向有关部门上书。这事儿引起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注意,2008年7月29日进行了报道,北京的名律师李方平赶到广东,为我辩护维权。2009年4月,我的牢狱之灾还引起了公安部领导的批示,在我不认罪的情况下,东源县法院给判了缓刑。

  郑州晚报:新闻媒体报道说,东源县法院对你的判决是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你是从啥时间离开拘留所的?

  刘尧:2009年4月16日,我才从拘留所里走出来,距被抓已过了一年零五个月。经过这次冤狱,让我深刻了解了东源县甚至河源市的腐败,我作为一个受害者,身遭司法腐败之苦,深受官场腐败之害,出狱之后,立即把户口迁到了惠州,然后,就走上了职业反腐败的道路。

  刘尧:最大的报复就是当地,网罗罪名让我含冤入狱。现在,我出来了,还在告这家亿万富翁的企业非法占地。我自己掏钱,从河北冀港律师事务所请来擅长打土地违法行政官司的有名律师,揭露这家企业弄虚作假骗取批文,以及非法占地的事。到目前为止,我的冤狱还在申诉中,土地违法举报还在进行中。

  刘尧:我什么都不怕。我现在已经不是律师了,是普通公民,我利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官场腐败进行监督举报,而且举报的都是事实,我全是实名举报。我的妻子孩子户口都迁出了东源,他们怎么找我的事?我父母都不在了,有个弟弟在乡下务农,他们能把一个农民怎么样?

  刘尧:对。以前在深圳生活,对老家官场腐败了解不深。亲身经历之后,我就开始实名举报。不瞒你说,在拘留所里,我就对检察官举报了十几件腐败案件,像把傻子当罪犯关起来等。我反映之后,他们不查。出狱之后,我的律师执业证被取缔了,我成了一个自由人,就开始了反腐举报。

  刘尧:最开始是通过信件,向有关部门举报,后来发现这些部门不作为,就转而开始网络发帖、创建博客,通过网络进行实名举报。举报的效果也不理想。但通过这种方式,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官场腐败。后来我不停地举报,这些官场中人也知道了,就有了一些反应。

  刘尧:不是的。河源市委的一个领导秘书曾经给我打电话,约我谈话。他说,河源是你的家乡,你不要把家乡搞得那么难看,要顾及家乡的形象。我反驳说,要想顾及家乡的形象,官场必须清廉,司法必须公正。

  刘尧:在这之前,我在网络上发帖,有几件事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譬如,原东源县法院院长徐周定安排自己“傻”儿子进法院吃财政工资,蓝口镇党委副书记张冬华冒名做官,在这些一连串官场举报之后,前几天,才有了县委书记秘书群发短信要求防记者,不跟我接触和提供线索等。

  刘尧:(笑)这有些太可笑了吧。我认为他们不可能封杀住我。你想,我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那里有我的家乡父老,他们有啥事不跟我说?最主要的是,现在不少官场中人也时常会和我联系,成了我的线人,有很多重磅爆料,都是官场内部爆出来的,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知道的。我现在手头还有几个猛料,譬如,东源县某领导让外甥给自己当秘书,让儿子当上副镇长,这些猛料正在核实。没有核实过的东西,我不会轻易上网举报的。

  刘尧:有这种感觉,但我这么做,不是冲着名气去的。现在向我举报的,除了农民,还有官场中人。除了东源县和河源市的,还有湖南、广西等省的,他们要求我到那里去反腐。我为什么不去呢?主要是离家太远,而且没有人脉关系,对事件的真伪不好核实,我现在主要还是就近举报。我不需要啥名气,只想为家乡人做好事,做实事,让自己的冤狱不在家乡人身上重演。

  刘尧:我不缺钱,我当了十几年律师,也有了一笔积蓄,可以说,我现在生活无忧,住豪宅,开好车。前一阵子车管所因为电脑出故障,我的奥迪车没挂上牌,四川一家媒体记者说我开着无牌奥迪到处逛,这是不客观的。晚报记者熊堰秋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houzuo/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