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轰炸 >

西安军民积极开展反轰炸斗争(组图)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反轰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抗战时期,作为全民族抗战大后方的西安,虽然没有马上面临日寇的入侵、战火的荼毒,但却并不轻松。战争的阴影笼罩在民众的心头,笼罩在这座古城的上空。备战迎敌的措施在紧锣密鼓地部署中,环环相扣。

  “空袭警报呜呜叫,不要慌张不要闹;在家赶快把火熄,晒的衣服都收掉;重要物件随身带,关好门窗往外跑;疏散还须守秩序,防护人员会指导……”这首《空袭警报歌》当时在西安流传很广。西安市档案局谢书文告诉记者,面对日军轰炸,开展防空宣传,给民众普及防空知识非常重要。1937年9月陕西省教育厅的一份公函称:“……以现值非常时期,防空机关重地,饬印制国民消极防空注意等宣传小册,分发应用等因;遵即定:(一)国民对于消极防空应有的准备和注意。(二)市民防空救护。(三)市民防空常识。(四)防毒须知。(五)飞机识别法。(六)简易纱布做口罩之制法(附马骡简易防毒口罩说明)……”

  “印发这些宣传册,可谓用心良苦。”谢书文解释说,因为近现代的战争有一个主要特征,是空中袭击。空中袭击的对象,主要是对敌国后方都市重要机关及设施的击破或消减,使其没有或减少反抗的力量,从而击破敌方抗争的心理防线。当时刚刚被定为陪都的西安,城市设施落后,交通滞涩,1934年陇海线才通车。在抵御日军入侵战争上的实力很薄弱,应对空袭更是仓促上阵。为了减少空袭对民众的伤害,不得不将飞机这种应用于近现代战争的军事化武器的常识普及告知民众。

  其中,《飞机识别法》介绍了侦察机、驱逐机、攻击机、轰炸机、特种机等机种和识别方法。由构造上来看:侦察机机身较驱逐机为大,形式多属细长,通常为双座,其机身之大小约与机翼相等;驱逐机机身特别短小,通常为单座,其翼特大,其身特小;攻击机机身较侦察机小,较驱逐机大,有单座及双座两种,机翼比机身略大;轰炸机机身特大而轻,轰炸机的发动机虽为一个,然在普通较大之飞机,其发动机均在两个以上,视时因机体的关系,其形如一大腹大尾之鱼;特种机的种类虽多,无论何种,其机身均比机翼较大。

  谢书文表示,当时的民众并不具备空袭的知识,对飞机的基本知识也甚缺乏。为了应对日机随时降临的空袭,政府可谓煞费苦心,希望迅速向民众普及这些知识,降低民众对空袭的无措和极度恐慌心理。除了看飞机的构造外,民众还可以由行动上识别,从飞行状况、速率、队形、高空等方面进行识别。比如,从飞行状况上看,侦察机多为水平飞行,转弯时曲半径比驱逐机大且因照相关系接近我方时多作水平之缓行。驱逐机因机体较小所以行动时比其他各机都灵活,如急上急下倒飞翻筋斗迅速,变换方向等奇特飞行,凡他种飞机所不能行者,此机均能行之。攻击机灵活性虽稍逊于驱逐机但在其他飞行机之上。轰炸机为飞机中的笨重者不但上升困难且行动也甚迟缓,但飞行半径大,行动时常有数架战斗机为之护航。特种机飞行时多呈水平直线及速率等齐之飞行。

  “日机轰炸,空袭中也投放毒气弹。”谢书文告诉记者,为有效指导民众预防毒气弹,当时派送机关、学校等全体人员及学生都要参加防毒师资训练班,筹办防毒设备,组办民众宣传队,每日或隔日分别到附近各街巷、娱乐场、民间庙会等场所进行防毒宣传,由保甲人员组织召集民众听讲,做现场实验,使民众明了防毒的必要及毒气的残酷,增进民众防毒知识,加强民众抗敌的决心。

  其实,开展防空宣传只是西安军民防轰炸的举措之一。在日本侵略军对西安长达7年的轰炸中,西安军民积极开展反轰炸斗争,为减少损失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早在1935年4月,陕西省就成立了防空协会,杨虎城、孙蔚如先后任会长。到了1937年11月,成立了西安防空司令部,12月成立了西安防护团,负责警戒、警备、灯火管制、交通管制、消防、救护、防毒、避难指导、警报等工作。同时,针对敌机活动情况,拟定打击敌机空袭的实施计划,建立对空监听、监视的防空情报网,制定发放空袭警报的办法,组织和训练防空人员,维持社会秩序,拟定空袭时城市人口疏散办法等。

  为了进一步加强民众的防空意识和遇到空袭时能够尽快疏散,西安进行了多次防空演习。通过防空演习,市民懂得了防空知识,提高了防空意识。

  此外,西安军民还通过修筑防空工事来预防轰炸。“七七事变”前,西安有少量公有和私有防空地道、地下室和半地下室。日本侵略军开始轰炸西安后,西安防空司令部组织修筑郊外防空壕474个,市区防空壕2300个,城墙防空洞650个,私人修建的地下防空室714处及避难室多处。1940年12月22日,省防空司令部决定,沿城墙一周修筑公共防空洞,防空洞高1.5米,宽3.1米,总长5100.3米,有625个洞口,防空洞全部用砖衬砌,历时一年完工。这些防空设施的建设,对保障市民生命安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日本侵略军对西安的轰炸,给西安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为了完善防空设施,保障生产,抚恤人们生活和救治负伤者,当时还成立了西京防空设备征募委员会,负责防空设施建设和救济经费的征募。经费的征募主要通过向工厂企业、银行商户、机关学校摊派,号召市民个人捐献,举办活动募捐等方式进行。从1940年11月到1948年11月西安共举行了5次防空节,第一、二届防空节共募集经费近7万元。各救亡团体和戏剧演艺界也通过各种形式募集经费。许多爱国人士、市民等积极捐献。

  为了能及时救济、抚恤空袭中的伤亡者,1939年4月13日,成立了空袭救济处,制定了西安空袭紧急救济办法,规定死亡者每人30元,由直系亲属领取;重伤者每人20元;轻伤者每人10元。这些募捐活动有效地解决了部分防空经费短缺的问题,但对工厂、企业过多过重的摊派,也使这些工厂的生产因资金问题受到影响,有些甚至因承受不起而倒闭或半倒闭。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hongzha/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