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红外器材 >

请问谁有光影十大狙击手系列的电影? 麻烦知道的亲发至我的邮箱

归档日期:11-30       文本归类:反红外器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二战《兵临城下》越战《全金属外壳》剩下那些都特假!和咱们国家那部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差不多恶心!

  我记住的只有两个 而且看过了。很不错的 一个是兵临城下 一个是生死阻击 其他的都忘记了

  他们总是隐藏在暗处,屏住呼吸,像猎豹一样搜寻着目标,而每当视线停留的一刹那,就意味着又将有一个生命从此消失。他们是杀手,更像幽灵,运用看似并不光彩的手段,突然向对手发出致命一击。他们就是狙击手,永远游离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无论枪膛中射出的子弹是正义还是邪恶,目的只有一个——杀死对手。

  时代背景:1757年,英法两国为争夺美洲殖民地而不断交战,包括莫西干在内的诸多土著,均被卷入这场战争。

  远道而来的拓荒者为原本宁静和荒蛮的土地带来了新的希望.同时,也带来了异常残酷的战争和难以磨灭的仇恨,所有人都被卷入这场突如其来的混乱而无法自拔。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个例外,此人名叫豪克依。这位最后的莫西干人,始终昂首阔步,游踪自定,身上时刻张扬着的对于自由、独立的不懈追求和奋勇抗争的处世个性。正是这种坚定的人生信仰,使他展现出一种人性的高尚和美。对于爱情,他敢于冲破世俗的禁锢,大胆追求,而为了和平,他毅然选择举起手中的来福枪,用以暴制暴的方式来诠释世人对于“战士”这个词汇的理解。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豪克依不是一个狙击手,他的好枪法并不能阻止杀戮的蔓延,甚至屡次陷入敌友双方制造的困境,但是在异常残酷的环境中,他始终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定地探寻着在他看来唯一的目标——和平,而这一点恰恰正是一个狙击手的大智慧。

  时代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节节败退,澳大利亚参战部队深入东南亚雨林追剿日军残余。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推上前线。这个名叫史丹利的澳大利亚新兵满脑子还沉浸在与爱人的无限温存中,眼前却是身处婆罗洲广袤的雨林。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与这场战争并没有太大关系。直到日军狙击手的子弹一发接着一发连续射出,史丹利亲眼目睹自己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对于战争毫无概念的他这才意识到,只有拿起手中的枪进行反击,才有可能在这场困兽之斗中成功脱逃。而此时,整支小分队只剩下他一个人。除了要与对手展开斗智斗力的周旋,史丹利还要克服独自战斗时的心理恐惧。在天气阴晴无常的热带丛林,在险象环生的生死边缘,几近崩溃的史丹利总是用美好的回忆作为生存的动力,并屡次化险为夷。作为新兵,史丹利是幸运的,能活着走出枪林弹雨,无疑就是巨大的胜利。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生死悬于一线的最后关头,他毅然选择用拯救别人的方式来完成凤凰涅盘的重生。

  她原本应该是父母眼中的天使,却不幸生活在像地狱一样的战火中,手里拿着和她柔弱身躯极不相称的武器,为自己模糊的信仰和脚下的土地,孤单的蹲守在漆黑的角落里,独自与一群身强力壮、装备精良的美国大兵周旋着。作为一名战士,她无疑是成功的,以己之力,牵制美军的行进达半天之久,而且还狙杀了三名美军士兵;但是作为一个少女,他又是不幸的,褪去了青涩与矜持,深陷罪恶和丑陋的战场不能自拔。最终在崇尚男权的战斗中,演绎了像圣女贞德一样的凄美和悲壮。美国大兵的枪口下,奄奄一息的小女孩最终还原了柔弱的真本,表面虽然央求着对手杀死自己,但是在她坚毅的眼神中,我们似乎又能察觉到一丝难以名状的恐惧。这一刻,站在地球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不能不反思我们看似光辉灿烂的文明史和那种近乎疯狂和变态的书写方式。战争的残酷,莫过于在极度安静中,那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

  时代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美军在诺曼底成功登陆,一支美国作战小分队深入法国,目标是寻找一个名叫瑞恩的美国大兵,他的三位兄长在此前的战役中均已阵亡。

  如果说上帝创造了战争,那么死亡天使就创造了狙击手。虽然说他们为了杀死对手表现地近乎冷酷,但是依然可以称得上是一门完美的艺术,狙击手杰克逊就是这样一个敢于表现自己的大师。他虽然长着一幅桀骜不驯的面孔,却是个虔诚的教徒,把每一个狙击目标当作是上帝恩赐的礼物。而他使用的狙击步枪,还有一个很浪漫的名字——春田式m1903。在血腥的诺曼底奥马哈滩头,杰克逊初露峥嵘,成功打掉了德军阵地的机枪手;而在破落的小镇,更是一展精准的枪法,仰射击毙了埋伏在钟楼的德军狙击手。在拯救大兵瑞恩的过程中,杰克逊始终并不关心用八条人名去拯救一个士兵的人道主义精神是否合理?也不在乎活着是存乎于追求正义还是正确的终极博弈。他只是把每一次狙击当作一次艺术的创作,并喜欢在射击前亲吻十字架,以表达对于艺术最虔诚的尊重。

  时代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太平洋战场上日军节节败退,在东南亚雨林中负隅顽抗。

  战争埋葬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同时也埋葬了自己的美好憧憬。即将步入中年的山川,选择用复仇来擦拭痛苦的回忆。从内心讲,山川并不喜欢战争,那阴暗潮湿的堡垒,几近绝望的战友,时刻存在的危险,都不是他想要的。一个对生活几乎已经绝望的灵魂,是迎接死亡还是等待救赎,山川始终无法作出抉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子弹来宣泄内心的仇恨和苦闷。直到他遇到了对手——史丹利,一个同样深陷回忆、无法自拔的澳大利亚新兵。两个人的对决在一片草丛中展开,两枪之后,面对木然地注视着远处的史丹利,一开始山川还暗自庆幸,因为对手显然应经没有子弹,而自己刚好剩下最后一颗。但是当他意识到对手的目标并非自己,而是为了拯救一名即将踏入雷区的儿童时,一直企图回避现实的山川终于作出了他的选择。最后一颗子弹射出,并不代表生命的终结,恰恰相反,一个人性未泯的灵魂终于在斑驳的东南亚丛林找回了自己的肉身。

  时代背景:现代美国,退伍狙击手落入刺杀总统的陷阱,在逃亡过程中奋起反抗,最终缉查出真凶。

  狙击枪对于他而言,就像飞刀对于李寻欢的意义一般。虽然扯不上什么“手中无枪,心中亦无枪”这样看似哲理颇深实则无聊非常的废话,但是至少能够证明优秀狙击手“人枪合一”的道理。在美国军中服役多年,且在战场上有过优异表现的狙击手斯瓦格,已经厌倦了冰冷的军旅生活,毅然选择退伍。但是,由于过分专注与枪的关系,诚实善良近乎不通人事的他稀里糊涂就掉进了别人的陷阱,这一次,他的罪名是刺杀总统。经过多次的逃亡,落难天涯的斯瓦格决定重新拿起狙击枪,开始复仇的反击。一时间,热闹繁华的街道、幽静清凉的庄园、冰雪皑皑的山峰、甚至戒备森严的白宫都成为他缉查幕后真凶的战场,被他搅得鸡飞狗跳、人人自危。最后,桀骜不驯的斯瓦格终于得偿所愿、成功复仇。斯瓦格身上散发出的魅力,既非誓将元凶缉拿伏法的执着,也不是略显花哨有卖弄之嫌的玩枪技法,而是他敢于直面人生、走出自闭、奔向新生活的勇气。

  时代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侵入前苏联,为争夺斯大林格勒展开智与力的搏杀。

  如果单从对于狙击战术的理解和运用来讲,身为德军狙击学校校长的柯尼格少校,无疑是最具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的高手,他不仅善于选择最有利的地点设伏,而且能准确判断对手的行动轨迹,更重要的一点,他还是一个心理高手,往往借助一些毫无用处甚至是错误的信息来推测对手的意图。但是,他的诸多优点恰恰也正是他的致命之处,过于专注狙击技术本身和成功率,却忽视人性的存在。在与前苏联狙击英雄瓦西里的决战中,他将提供假情报的小孩残忍杀害并悬吊起来,希望以此激怒对手,达到引发其心浮气躁,从而暴露行踪的目的。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子弹竟然射中了故意暴露自己、借此完成自我救赎的瓦西里的战友兼情敌——达尼洛夫,因此将自己完全锁定在对手的瞄准镜中。如果说柯尼格少校的仇恨来源于战争带给他的丧子之痛,那么迷失人性的他注定在这场正邪交锋中败下阵来。

  时代背景:现代,美国海军陆战队老兵汤玛斯与队友潜入巴拿马,暗杀企图建立军事独裁政权的该国军阀。

  不苟言笑,永远一副冷峻面孔的汤玛斯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老兵,成功执行过很多常人不敢想象的任务。一粒子弹、一条人命是他的座右铭。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企图建立军事独裁政权的巴拿马军阀。茂密的丛林正是实施狙击的好地点,汤玛斯成功将自己混入其中,静静地等待着目标的出现。但是,年轻的战友并没有在关键时刻一击成功,反而将两人拖入十分被动的境地。万分情急之下,汤玛斯依靠自己的经验扭转了不利的局面,最终完成任务,全身而退。冷漠高傲的汤玛斯是固执的,虽然他从队友身上看到了自己早已失去的活力,但是却始终抱着不服老的心态去独立承担责任,哪怕是身处绝境,也要竭力完成使命。相对于谨小慎微、畏头畏尾的队友而言,汤玛斯无疑拥有巨大的性格优势,但是对于冷酷残忍、命悬一线的情境来讲,他多多少少又有些自负。但是不论怎样,最终他还是将看着很不顺眼的队友活着带出了丛林。这对于性格相对孤僻的他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胜利。

  时代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抵抗德军的入侵,前苏联民族英雄瓦西里,在斯大林格勒使用狙击战术成功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瓦西里是乌拉尔山区的猎人,多年的狩猎生活练就了他精湛的枪法。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打响后,瓦西里应征入伍。一枪毙敌的绝招使他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就成功狙杀了40多名德国士兵,一时间“瓦氏神枪,弹无虚发”的神话传遍了整个战场。苏军士气大受鼓舞,而德国人则闻风丧胆。电影《兵临城下》就讲述了这样一个英雄缔造神话的故事。这部影片改编自同名小说,取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真实人物事件。尽管关于瓦西里的传说存在很多争议,其中也不乏夸大的成份,但是在那样的战争年代,在残酷的对峙搏杀环境下,一个神化英雄的诞生似乎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至少能够带给那些迷失在血肉横飞里的脆弱心灵些许慰籍。也许一开始瓦西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但是他的莫辛-纳甘狙击步枪发射出的一颗颗子弹,却为他的传奇生涯划出一道道美丽的线条。

  他的面孔始终没有清晰地呈现在众人面前,我们也无法判断他究竟隐身何处?更无从推测他将枪口对准电话亭,强迫电话亭中的那个倒霉蛋和他通话的动机。反正这个看似无聊透顶甚至心理变态的人,就像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什么?我们能够看到的,仅仅是电话亭中那个愈发疯狂的人,正在崩溃的边缘,诉说着华美包裹下异样的真实。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喜欢伪装自己,说着唯心的话,做着自己并不愿意做的事,但这又有什么办法?生存的压力就像是我们身后穷追不舍的猛兽。如果不是有巨大的刺激,我们怎么会轻易暴露内心。但是,电话亭中的这个人,在极度恐惧中为了求生,流着没知觉的眼泪承认自己的私心杂念,真实吗?而强迫他这样做又是对诚实的拷问吗?我们也许应该更加理解那个躲在暗处的人,他的疯狂举动似乎只是为了寻找原本应该裸露在我们外表的真实。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hongwaiqicai/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