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合围 >

【鞍山往事】连载(108)---张明山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反合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从鞍钢传了出来——1952年9月,鞍山钢铁公司小型轧钢厂出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喜事。这就是光轧机上的“反围盘”试验成功了。

  反围盘试验成功后,苏联专家说,这个创造是有世界地位的,这个消息传进了中南海,传遍了全中国。那么反围盘是谁创造的呢?原来是一个四十岁的普通工人,他的名字叫张明山。本期《鞍山往事》我们就一起来聊聊张明山和他的“反围盘”。

  张明山于1913年9月18日出生在辽阳县唐马寨的一户普通农民家里,从八岁起,就给地主放猪,做饭,种地。16岁逃来鞍山,进了日本人开办的机修厂学徒钳工。18岁被提拔到小型厂当备品工人。时期,因拿不出进见礼,他失去了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张明山于1949年3月回到了小型厂。和千千万万劳苦大众一样,他对有一种天然的向心力,干起活来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

  张明山创造“反围盘”并非一蹴而就。从1949年开始,他就苦心钻研,为此呕心沥血,可以说“反围盘”的成功,是他意志和毅力的结晶,也是他对党和人民赤胆忠心的奉献!

  鞍钢小型轧钢厂是在昭和制钢所1935年建成的小型轧钢工场基础上恢复生产的。当时,仍然使用原有的轧钢设备。几部光轧机横排在厂房中央,一根1200多摄氏度的钢坯在光轧机上经过多个道次反复轧制,才变成几十米的钢条。在这条“红色苍龙”钻出轧机的一刹那,轧钢操作工人要将其头部死死钳住,再迅速180度转身把它“喂”进下一道轧机的孔型里,不仅需要力气,而且需要眼神,如果眼神一差,手脚一松动,上千度的钢条脱钳后不是穿到身上,就把人缠住,这“降龙伏虎”般的动作在一分钟内要反复5次,烫伤和伤亡事故屡屡发生,令人望而生畏。除此外,日本人怕温度高损坏机器,还经常往轧机上注水,工人时而热得浑身淌汗,时而凉水浇头一阵寒栗。一个结结实实的小伙子,三两年就成了废人。

  “小型厂是阎王殿,夹钳活儿拿命换。”日伪统治时期,这句顺口溜在工人中流传已久。

  张明山18岁时就在这个厂做钳工,见过工人被烫伤的情形,记不得有多少次了。当年,日本人也曾经想搞“反围盘”,试验了多少次都没有成功,只好把它扔进了废品堆。日本人的失败,20年前就给张明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鞍山解放了,重新回到工厂后,如何从根本上把工人从笨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并提高生产率。难题摆在面前,张明山自知责任重大,因为他曾经是小型厂最早接触光轧机的老工人,而且伪满时期日本人在光轧机上安装反围盘时,还是这项试验中的一名钳工。如今,当他以主人的身份反复思考的时候,不禁想:降伏这影响生产的拦路虎,根除危及工人生命的祸害,不正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吗?解决“反围盘”刻不容缓。于是他急不可耐地找到老工人徐立章,两个人说干就干起来。七拼八凑,两天三宿就把那个扔掉的盘拣回来收拾妥了,可一经试验,轧件就是钻不进去。有人吵吵嚷嚷地说:“趁早下来吧,别耽误生产啦!”张明山火一样的热情被泼上了一盆冷水。他赶紧把固盘卸了下来。这是1949年11月的事。

  1950年3月,张明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他以一个员在国难面前无所畏惧的精神,重新开始了“反围盘”的试验。他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充分利用业余时问,甚至连短短的午休也不放过。先是跑到厂房北头,在那台报废的围盘上逐件量准尺寸,然后又回到压延班看铁型、看铁甩出嘴子有多高、转的角度有多大,还把毛轧机上的正围盘下来仔细考察,他把一个又一个图形、数据画在本子上,记在脑海里晚上再回到家里制图、做模型。在家里,张明山就像着了魔似的,碰到什么就在什么上画图,墙上、地上、桌子上……有时甚至半夜起来随便找个东西画起来。一次,他把妻子藏在柜里做鞋用的东西拿出来,裁制成不成型的模型。这近乎失常的行为,曾使妻子非常不安甚至惶恐。她居然跑到表弟张殿才家去问:“老张究竟出了什么事,跟他说话像没听见似的,是不是在厂里受打击啦?”

  一位持有怀疑态度的工程师曾对张明山说:“‘反围盘’是不会成功的,日本人搞了20年没成功,外国的书上也没有看见过。”“你指的是哪国的书?”张明山问。工程师答:“美国的、英国的书。”

  即便如此,他也舍不得放弃。1951年8月,张明山在导板问题上卡住了。然而,经过了一次次试验,又尝过了一次次失败,张明山依然没有放弃。他串联了一些老工人一起合作,跑到河沿背回来沙子和黄土,自己花钱到铁匠炉打了一把小铁挠子,自己干起来,3年之中,他前前后后用各种工具做了1000多个反围盘模型。

  1952年8月初,厂长燕鸣顶着继续试验可能导致完不成产量任务的压力,坚定地支持了他。正式上生产线试验前,他显得有些吃不准地请求:“我的‘反围盘’没有准,试验的时间最好能给4个钟头。”这话传递到上面,燕鸣很干脆地说:“别说4个钟头,我给你8个钟头。”

  1952年9月14日上午11点,正式试验开始了,厂房里围了很多人。火红的钢坯一根接着一根,顺利地通过“反围盘”,钻进辊子。过去一根,一片掌声,试验基本成功。大家一拥而上,把张明山围在中间,燕鸣厂长热情地抱住他说:“老张,你解决了大问题,这个价值无法估计的。”夹钳班长吕长宽来到他的跟前,拍着他的肩膀深情地说:“有了你这个‘反围盘’,我就能多活10年啊!”一位过去被火龙“咬”断了一只胳膊的老工人用一只胳膊抱着他的肩头,说“大伙感谢你啊”。工友们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高兴,一下子把他高高举起,抬出厂房。当时,厂子已经亏了三四百吨产量,燕鸣的心里也很着急,但还是决定继续完善试验。接下来,大家又用了7天7夜的时间,“反围盘”试验终于取得了圆满成功。使用反围盘后提高效率百分之四十。

  “反围盘”英雄张明山的创造精神,在小型厂犹如点着了一把火,把每个职工的创造热情燃烧了起来。厂长燕鸣因势利导,发动组织工人和技术人员紧密配合,对加热炉、轧钢机、冷床、剪断机……对所有旧的落后的设备,发起了一轮又一轮技术攻关。一场向机械化、自动化进军的群众性运动,热火朝天地开展起来了。从小型厂燃起的这把火,燃烧到整个鞍钢,也燃遍整个东北,点燃了全国工业战线群众性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动的熊熊烈火。

  虽然这段光辉的历史已成过去,但电影剧作家于敏以张明山创造“反围盘”为素材写成的剧作及拍成的故事片《无穷的潜力》仍保存着。邮电部以“开展技术革命运动,加速社会主义工业化进程”为题,发行的“反围盘”特种邮票,以及通俗读物出版社于1956年2月出版发行、由张明山本人编写的《我和反围盘》一书,都还在广大群众中流传。而张明山也于1954年以后相继担任了小型轧钢厂和中板厂副厂长职务,走上了领导岗位。1970年,他退休了。11年以后,即1981年7月26日,这位曾对机械化、自动化运动,起过相当作用的老人,终因患脑血栓医治无效而故去,终年68岁。张明山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那种不屈不挠、坚毅勇敢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

  节目调频:FM99.5 AM1458 节目时间:每周一、三、五 22:3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hewei/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