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反合围 >

历史上共有几次反围剿?

归档日期:08-30       文本归类:反合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1930年12月上旬,鄂豫皖三省“围剿”军共集结8个师3个旅近10万兵力,发动了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

  红一军与红十五军于1月中旬在麻城福田河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邝继勋任军长,余笃三任政治委员。2月退守六安第四十六师以第一、第二营为骨干武装起义,捣毁了六安县政府,取得胜利。至此对皖西苏区发动的第一次“围剿”被彻底粉碎。

  2、1931年3月下旬,蒋介石限令5月下旬“完全肃清” 鄂豫皖区红军。围攻兵力达11个师,约13万人。4月13日军占领独山,14日占领诸佛庵,15日占领麻埠。25日红十一师及红十师第二十九师猛攻独山镇,全歼守敌。诸佛庵、麻埠守敌逃回霍山。至5月下旬,共歼敌5000余人,取得第二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3、红四方面军成立后于1931年11月10日发起黄安战役,历时43天,歼敌15000余人;1932年1月19日发起商潢战役,历时10多天,歼敌5000余人。1932年3月21日,率部包围了六安苏家埠等敌据点,用围点打援的战术,历时48天,歼敌30000余人,生擒总指挥厉式鼎,解放了淠河以东的广大地区,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4、1932年12月,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调集近40万兵力,准备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

  5、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反抗军队大规模围攻的革命战争。由于王明等“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红军苦战一年也未能打破敌人的“围剿”。1934 年10 月,红一方面军主力部队被迫撤出根据地,开始长征。

  1、错误方针:第四次“围剿”失败后,经过短暂休整,蒋介石开始准备第五次“围剿”。1933年7月,蒋在江西庐山开办陆军军官训练团,分期分批训练中级以上军官。训练“惟一的目的,就是要消灭,所以一切的设施,皆要以为对象”。

  2、以红军作为假想敌,郑重其事地开办庐山训练,反映蒋介石对再一次与红军作战的充分重视,如他所说:“此次剿匪,实关与本军之存亡,不可以大意轻易出之。

  3、战力悬殊:蒋介石在第五次“围剿”中选择持久消耗的作战方针,和当时国内外相对有利的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周恩来曾经谈到,蒋介石在“第五次‘围剿’时能动员五十万军队发起进、实行封锁,那是他势力最强大的时期”。

  4、自毁长城:中央苏区是人民革命的产物,民众的支持和苏区的存亡息息相关。不可否认,通过土地革命和一系列的社会革命措施,中共在中央苏区获得了相当高的支持度。

  参考资料来源:人民网-解密第五次反围剿:国共两党德国顾问之间的较量

  第一次反“围剿”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粉碎军队进攻的战役。随着军阀之间混战的结束,1930年12月,蒋介石调集10万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围攻。

  红军在、朱德指挥下,诱敌深入,5天内连打两个胜仗,歼敌一个半师,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

  在中国的领导下,红军经过三年艰苦曲折的游击战争,粉碎了反动派的多次“进剿”与“会剿”,

  至1930年夏,中国工农红军已发展到约10万人,在十余个省先后开辟了大小十多块革命根据地。

  中国工农红军的迅速发展和革命根据地的日益扩大,特别是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军事行动,震动了的反动统治。

  蒋介石在第一次“围剿”失败后,于一九三一年二月,派他的军政部长何应钦代行总司令职权兼陆海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主任,调集十八个师另三个旅,二十万人的兵力,积极部署对红1方面军的第二次“围剿”。红军决定采取由西向东横扫,先打弱敌,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

  从五月十六日至三十一日,红1方面横扫七百余里,连打五个胜仗,歼敌三万余人,缴枪二万余支,痛快淋漓地打破了敌人的第二次“围剿”。

  红军粉碎敌人“围剿”后,乘胜转入进攻,分兵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筹粮筹款,解放了赣东,闽西的黎川、南丰、建宁、泰宁、宁化、长汀等广大地区,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中央根据地。

  第三次反围剿是指1931年7月~9月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江西省南部地区,反击军3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围剿的战役。

  红军第一方面军30000余人,在指挥下,仍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避敌主力,共歼敌7个师,17个团,俘18000余人,缴枪15000 余支。第三次反“围剿”取得重大胜利。

  第四次反围剿是1932年12月,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调集近40万兵力,准备对中央苏区发动的第四次“围剿”。

  其部署是:以陈诚指挥蒋介石嫡系部队12个师16万余人为中路军,分3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以蔡廷锴指挥第19路军和驻闽部队为左路军,以余汉谋指挥的广东部队为右路军,负责就地“清剿”,并策应中路军行动。

  1933年1月底,蒋介石到南昌亲自兼任赣粤闽边区“剿匪”军总司令,指挥这次“围剿”,决定采取“分进合击”的方针,企图将红一方面军主力歼灭于黎川、建宁地区。

  这时,推行“左”倾冒险主义的党中央领导机关,已由上海迁入中央根据地。红1方面军此时共有7万余人的兵力,遵照党中央和苏区中央局的指示,于2月上旬西渡抚河,围攻南丰。

  陈诚急令中路军各纵队向南挺进,企图以优势兵力同红1方面军主力在南丰地区决战。

  面对当面严重的敌情,总政委周恩来和总司令朱德于13日毅然决定,改强袭南丰为佯攻,接着又主动撤围南丰,采取退却步骤,以一部兵力将敌向黎川方向吸引,主力秘密转移到东韶、洛口地区,待机歼敌,准备歼灭抚河西岸援敌之一部。

  这时,何应钦误认为红军主力往东向黎川地区转移,即令其中路军三个纵队向广昌、黎川地区追求,迂回包围我军。

  2月27日至29日,在宜黄之黄陂地区,红1方面军采取大兵团伏击的战法,歼敌第52、第59师,俘敌第52师师长李明和第59师师长陈时骥。在三天的时间内,红1方面军取得了一仗歼敌两个整师的重大胜利。

  敌军两个师被我歼灭后,完全陷入被动,陈诚被迫调整其中路军部署,将分进合击改为中间突破,其以6个师分成前后两个纵队,向广昌方向进攻。

  红1方面军以一部兵力,吸引敌前纵队加速南进,而主力则向北移动。当敌后纵队与前纵队相距100里,前后处于孤立态势时,红1方面军于3月21日,在草台冈突然向敌发起进攻,歼敌第11师大部。

  22日,敌第9师一部企图增援第11师,在东陂地区遭到我军沉重打击。敌第11师被残后,陈诚的中路军其他各部纷纷后撤。

  经过黄陂、草台冈两仗,共歼敌近3个师,俘敌1万余人,缴枪万余支,基本上打破了敌人的第四次“围剿”。第四次反”围剿“胜利后,红1方面军主力和地方红军扩大到8万余人。

  第五次反“围剿”是指从1933年9月25日开始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江西南部、福建西部反对军第五次“围剿”的战役。

  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江西省南部、福建省西部地区,反击军50万兵力“围剿”中央苏区的战役。军采取堡垒主义的新战略发起“围剿”,红军仓促应战。

  1933年初,日军大举入侵华北,中华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然而政府主席蒋介石却置民族危亡于不顾,仍然坚持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方针,决心消灭及其领导的红军。

  从1933年9月25日至1934年10月间,蒋介石调集约100万兵力,采取“堡垒主义”新战略,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围剿”。

  这时,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红军中占据了统治地位,拒不接受的正确建议,用阵地战代替游击战和运动战,用所谓“正规”战争代替人民战争,使红军完全陷于被动地位。

  经过一年苦战,终未取得反“围剿”的胜利。最后于1934年10月仓促命令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主力退出根据地。

  展开全部5次,前三次由亲自率军防守,后因为王明等人嫉妒 权利被架空

  展开全部1930年冬,中国六届三中全会后,皖西地区党组织积极纠正李立三左倾冒险注意错误,而蒋、阎、冯军阀混战蒋介石获胜,使蒋介石有了围剿红军的力量和时机。于是,蒋即着手部署对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

  1930年12月上旬,鄂豫皖三省围剿军共集结8个师3个旅近10万兵力,发动了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12月30日红一军属部红一师和红二师痛击敌四十六师与六安香火岭,为粉碎第一次围剿奠定了胜利的基础。红一军与红十五军于1月中旬在麻城福田河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旷继勋任军长,余笃三任政治委员。2月退守六安第四十六师以第一、第二营为骨干武装起义,捣毁了六安先政府,取得胜利。至此对皖西苏区发动的第一次围剿被彻底粉碎。

  1931年3月下旬,蒋介石限令5月下旬完全肃清 鄂豫皖区红军。围攻兵力达11个师,约13万人。4月13日军占领独山,14日占领诸佛庵,15日占领麻埠。25日红十一师及红十师第二十九师猛攻独山镇,全歼守敌。诸佛庵、麻埠守敌逃回霍山。至5月下旬,共歼敌5000余人,取得第二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1931年10月在六安麻埠成立了红二十五军,旷继勋任军长,王平章任政治委员。11月7日红二十五军和红四军合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近3万人。

  红四方面军成立后于1931年11月10日发起黄安战役,历时43天,歼敌15000余人;1932年1月19日发起商潢战役,历时10多天,歼敌5000余人。1932年3月21日,率部包围了六安苏家埠等敌据点,用围点打援的战术,历时48天,歼敌30000余人,生擒总指挥厉式鼎,解放了淠河以东的广大地区,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1932年,鄂豫皖中央分局在六安县燕子河(今属金寨县)召开会议,讨论红四方面军战略转移问题,图为会议遗址。

  1932年6月,蒋介石抽调30余万兵力,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了第四次围剿。由于张国焘战略指挥上的错误和敌我力量悬殊,根据地军民奋战三个月,未能打破敌人的围剿,鄂豫皖中心区霍邱、红安、新集、金家寨均落入敌手。10月12日,张国焘率鄂豫皖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主力西移川陕,只留下鄂豫皖省委和在皖西的红七十四师、七十五师及各独立师团由沈泽民负责,在根据地坚持斗争。

  2011-10-31展开全部一共有五次,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长征。

  1933年9月~1934年夏,中央苏区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作战,由于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秦邦宪)和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又名华大,原名奥托·布劳思,德国党员),先是实行冒险主义的进攻战略,后又实行保守主义的防御战略,致使红军屡战失利,苏区日渐缩小。1934年4月,中央红军(l月,由红一方面军改称)在江西省广昌与军进行决战,损失严重,形势危殆。7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红军第七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边挺进,建立新的苏区;命令红军第六军团从湘赣苏区突围西征,到湘中发展游击战争。中革军委派出两个军团分别北上、西征,意在调动围剿军,以减轻中央苏区的压力,但未能达到目的。10月初,军向中央苏区的中心区域进攻,迅速占领了兴国、宁都、石城一线。红军的机动回旋余地更加缩小,在苏区内打破军的围剿已无可能,于是被迫退出苏区,进行战略转移(即长征)。

本文链接:http://subply.net/fanhewei/494.html